【耽美 校园np 甜梦文库】_神符健康网

神符健康网

耽美 校园np 甜梦文库

  • 2019-09-16 23:25:49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作者:佚名
  • 栏目:知识
  • 关注

耽美 校园np


  “神君,天人居来人了,说是萧炎打伤了一同修习的隼族二皇子。”月神近卫夕颜上神将一盏茶端呈给上虞,暗自观察着她眉眼间的变化。

  上虞接过茶盏,这茶还是七重天的连尧神君送来的,那日去七重天她赞了一句他的茶不错,连尧倒也大方,第二日便送来了许些。看自家神君只是悠闲地喝茶,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萧寒月,装作若无其事道:“这天人居也贯会大惊小怪,小孩子学术习武的地方,切磋切磋出手重了些也是有的,”她瞥了一眼上虞,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,“但是那一群老夫子还真是不依不挠,说是那赫昀身份尊贵,解氏若不闻不问又有护短之嫌,还说萧炎虽受教于天人居却是神君的弟子,他们不敢僭越。”

  萧寒月在一旁差点笑出声来,那群老夫子指桑骂槐,一席话既掐住了解氏那群长老,还连带着损了他家神君,可数万年来还没看清自家神君的性子,当真愚不可及,上虞自会卖天人居的面子的,只要事关萧炎,她自然会将就的,但是若想从上虞那讨到什么好处,那群老夫子倒是当真想多了。

  “现在贸贸然来神君这里要一个交代,当真莽撞!”夕颜向萧寒月使着眼色,想让他一并劝劝,谁知萧寒月低着头,干脆避开了她的眼光,夕颜想着解豫昨天那黑脸,心中不禁暗骂了萧炎这小祖宗千千万万次。

  “鸳花开了吗?”上虞放下茶盏,悠悠然地问道。

  “自然的,天人居的云天苑开得甚好。”夕颜立刻恭敬的回道。

  “如此…便去瞧瞧。”上虞唤上萧寒月,便出了大殿。

  萧寒月跟在上虞的身侧,那么多年一直是这样的,无论做什么他都能跟在她身边,他与她无师徒之名,但自他被捡回来开始,便是她教他习武修术,他的一言一举都是她,而她的一言一举似乎还是与从前一样,无他无己,如传言中那般,月神的心,是上古冰山寒玉凝的,无情无欲、无怒无喜,所以才能修得那般坚不可摧的神格。

  天人居是位于一重天与人界交汇处,是天人妖三界筛选贤能,传道授业之所,由天界解氏一族所建,与天界交好的名门世家都将自家子弟送来修习,是六界之中的修习圣地。天人居的六位授业的上仙,在六界赫赫有名,皆是能人,常年受人敬重,又都师从于九重天,总归傲慢些。萧炎自小便桀骜不驯,辈分又略微尴尬,又是解氏一族前任族长千素神君之子,解氏嫡系,引人注目也是自然。萧炎本名解仓,不知怎么地给自己取了个名字—萧炎,渐渐的周遭的一众都这么叫他。上虞与萧炎的生母千素神君师出同门,上虞虽性子冷漠,但对这个同门师姐甚为敬重,千素战死后萧炎便养在了上虞的膝下,为上虞唯一的嫡系徒弟。但上虞却只将萧炎带在身边修习到七百岁,教会了六界伦理,术道之本便把萧炎送到三重天埕寮神君那里修习神理百家,天地正史,也顺道让埕寮教教他处世之道。那萧炎儿时因着一副天生好皮相,又活泼好动,虽顽劣,也勉强算得上可爱,谁知一过千岁,便开始越发乖戾,埕寮心中虽苦,念着上虞和解氏的面子,也算矜矜业业,哪知那萧炎因一位从九重天调来的武神抱怨不愿受教于三重天,便将那武神直接从三重天扔了下去,埕寮找了三天,才在人界找到那奄奄一息的武神,这下埕寮真真是扛不住了,便邀了上虞来领了萧炎回去,谁知道那万年冰山脸的上虞神君竟扬眉轻笑道:“也亏得埕寮神君教导的好,若是我来教,那武神怕是只能去轮回之眼聚魂才救得回来。”一番话倒让埕寮觉得不好意思了。后来萧炎哭闹着要留在月神功,却被上虞打了一顿板子,丢到天人居去了。

  天人居的幻仙阁中,解豫和六位上仙,连同被打伤的赫昀和跪在厅中央的萧炎已早早在那等候,萧炎埋着脑袋,他倒不是怕,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那赫昀出言侮辱上虞,这便是触了萧炎的逆鳞,若不是那些老夫子,他定撕了那赫昀的臭嘴。只是事到如今,这群老夫子迁怒了师傅,他便气焰弱了三分,她速来不喜与不相干的人来往,却因了他被这些老东西乱了清净。

  上虞悠闲地走进幻仙阁,解豫和其他六位上仙起身恭迎,上虞自顾自坐在上座,半点没有让他们息礼的意思,半晌才轻语,“各位仙君不必多礼,都坐下吧。”

  解豫看那在场的教习上仙都静默不言,便佯装无事般闲聊起来。

  “神君今日亲自来,却是没想到,鹨鹫上仙昨儿还在说神君喜欢鸳花,想邀神君来赏花呢!”

  鹨鹫便是教习灵物变幻之术的上仙,是连尧神君的弟子,因着师尊与上虞交情不错,对上虞也很是敬重,闻言也柔声道:“是啊,我家师尊让我给神君送些鸳花去插瓶解闷呢。”

  萧炎从上虞踏进幻仙阁那刻起便乱了主意,他看到了上虞素色的衣摆,他知道此刻上虞在看着他,却不敢抬头,他不知她为什么不愿把他留在身边亲自教导,但他还是怕,若是她生气了,他便是见她一面都难了。

  “这么说,解仓与那隼族的孩子打架了?”上虞的声音像是初春的泉水般动听,却冰冰冷让众人打了个寒战。这上虞神君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,且不说已事先禀过,这赫昀满脸淤青这不明摆着吗,众人心中虽这般想,却不敢说出来。

  “萧炎无故打伤同门,事后还无悔过之意,他虽是教习于天人居,毕竟是神君的弟子,又是解氏族内嫡系,我等断然不敢私判,但近万年来,妖界与我天界交好,隼族乃妖界大族,此事若不妥善处理,怕最后伤着的是天妖两界的和气!”武道教习仙君麓邪愤然瞪了一眼萧炎,这萧炎仗着武道底子好,教习时便常常给麓邪难堪。

  上虞瞥了一眼站在座后的赫昀,那赫昀已被打的两眼青紫,半边脸肿胀的厉害。想着自家徒弟虽任性却不是无理取闹,但这次真是莽撞,竟不知这打架也该避开这些一眼便能看得到的地方,瞧那赫昀还能好端端站着,定然伤得不重,但那脸蛋被打得已经看不出原本模样,如今掩是掩不了了。

  “解仓,”上虞轻唤,“你打架可打赢了?”

  “嗯…”萧炎此时乖巧的模样与平日判若两人。

  “那便好。”上虞微微扬了下唇角,看的在场众人一时晃了神。但随后便醒过神来,这月神也太过霸道了,如此明目张胆的护短,这还头一次见。

  “此事事关重大,神君万不可轻纵啊!”解豫狠狠瞪了一眼此时发难的麓邪。

  “仙君恐是这太平年享得久了便觉得如此事宜都是大事了,天人居乃天地谐和之所,入此居修习,无族无界,怎得自家孩子打架也扯到天妖两界和气了,当真是思虑过度了。”

  麓邪想要反驳,却对上了那双冷冰冰地眸子,一时间也说不出什么了。站在座后的赫昀心里也开始犯怵,本来只想治一治萧炎,却不知竟扯出那么多,要是自家祖父知道了,自己是万万讨不到好处的,况且这上虞神君着实也不是善主,来日方长,识时务者为俊杰,今日且不能再深究了。

  “今日是我莽撞了,身为师兄,却不能礼让萧炎,今日之事请神君和各位师傅切莫再伤神了。”

  萧寒月在一旁冷冷看着这本家二弟,这好高骛远的蠢货扰了自家神君的清静还连带丢了妖界的颜面,真是该打。

  “是啊,年轻气盛嘛,过了就罢了,以后你们该相互礼让,互敬互助才是!”解豫在一旁圆场。

  众人看着大局已定,便相互寒暄了几句,拜了上虞便各自散去。上虞却仍旧静静坐着,低垂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,她看着解仓,而解仓就这么乖巧的跪着,时不时可怜兮兮地朝上虞抿着嘴,见众人散去,终是忍不住开口喃喃道:“错了…”

  上虞看着自家徒儿哪般无辜的眼神,若不是看的太多,便是自己也难免动容,她送解仓来天人居,是因为天人居包罗万象,修术习武是次要的,关键身居这万象之地,可修身,修神,修性,偏偏他是一点没明白,还四处闯祸,近千年来六界没有什么大事,自己近年的名字多是他闯祸时被提及。

  “今日课业可授完了?”

  “嗯…”

  “那便随我回去吧。”

  萧炎闻此言立刻欣喜不已,拍拍膝盖的灰尘,便兴致勃勃回教习院换衣裳!

  晴岚等了大半日才见萧炎和萧寒月一前一后的走进院子,看着萧炎神采奕奕,便知他没受委屈也就放心了。陆炤在一旁摇头叹道:“世风日下,如此护短之行为,真叫人羡慕啊!看看月神这俩徒弟,没一个省心的,真是一脉相承,一脉相承啊!”

  “你是想说月神护犊子吧!”晴岚瞪了陆炤一眼。萧炎在这天人居,交好的师兄弟不多,陆炤豪爽,为人不羁,和萧炎很是投缘,而晴岚是天人居的小师妹,人人宠着却没什么娇滴滴的习性,也好将与,听到好友调侃萧炎也不生气,“我家上虞神君便喜欢厉害的,你们要是够厉害,她便一样夸你们。”

  “你便是最讨厌她的这个性子,不是吗?”萧寒月在一旁接了萧炎的话头。

  “对啊,所以我才最讨厌你!”萧炎竟一点不示弱。

  上虞的两个徒弟,一个解仓,也是六界如今因闯祸十分有名气萧炎,解仓拜过入门礼,是名正言顺的战神之徒。而萧寒月,原名凫臾赫蕈,妖界隼族长子,因千年前族内大乱与族人失散,被上虞捡回,便一直跟在上虞身边,取名萧寒月,性子本事千年来修的与上虞有几分相似,三百年前隼族来人请萧寒月回去,萧寒月不肯,情急之下隼族三子赫连便出言辱及月神宫,调侃上虞“诺大天界,却抢妖界之贵为役”,就这句出言不逊那赫连便被萧寒月拎回缥缈州,在妖界大闹了一个月,搅得飘渺州不得安宁,那隼族族长无法,只能狠狠教训了赫连这才缓了萧寒月的气,离了妖界回到月神宫,也算一战成名。就这般跋扈惹祸,月神却是半个字都没说,自此六界都知晓上虞神君膝下有二徒,一个比一个难缠,都是惹不起的主,偏偏这俩人还相互不对付,相互瞧不上眼,应了那句话,同类相厌。

  “你到底走不走,她近日忙的很,没气力一直等你换衣服。”萧寒月倒像是一点都没看到萧炎吃人的表情,不耐烦地催促着。

  萧炎心中愤愤,但心中也深以为然,便迅速换了一身袍子,随着萧寒月回去了。

  萧炎许久没在月神宫用膳了,天人居教习功课满的很,原先在埕寮神君那里,半月还可以回来一次,两位神君也经常有事商议,算是常常见到,而现在短则半年,长则一年,偏上虞事务繁多,常常回来也见不到,再好的菜肴也没心情吃了。夕颜看着自家神君的这个活宝徒弟嘴角都快裂到耳根子了,寻思着用个膳也至于那般高兴,一旁的萧寒月静静地坐在上虞右侧,一动一静对比甚是明显。

  “夕颜姑姑,我在天人居便天天想念你炖的汤。”夕颜笑着为萧炎又呈了一碗,这孩子一贯会哄她开心,虽顽劣,却是恨不起来的。上虞看着解仓大快朵颐,也便为他多夹了一些菜。

  回到月神宫的一整日,萧炎都旁若无人的腻在上虞身边,看上虞舞剑,听上虞奏萧,他只觉得她一直都那般好看,便是怎么看都看不够的。上虞看着解仓那痴傻的样子,不禁轻叹,活了这千余载,竟是一点也没长大。

  “与你说了多少次都没用,总是闯祸被罚。”上虞拉起解仓的手,看着手背上诺大的一条血痕,唤夕颜拿来了药膏,轻轻帮解仓涂上。她知道自己想来是狠心的,许是因着师姐的缘由,总是宽纵解仓,从来解仓想要的,自己便没有不给的,也许也因着这般境遇,才让解仓对自己百般的依赖。上虞亦知道,解仓想回月神宫,想要她亲自教导,但她的路,自己那般艰难的走过来,解仓如此执拗,若不想他也那般辛苦,且就让他断了念想。偏偏这就触怒了解仓,顺带也看不惯整日跟着上虞的萧寒月,对萧寒月事事不依不挠。

  “我想留在月神宫。”解仓将头埋在上虞的手背上,像儿时那般软软的撒着娇,上虞抚着他的头发,指尖划过解仓柔软的发丝,上虞想起解仓来时那般小,也是这样日日将头埋在她的膝上。

  “你把天人居今年的课业都学好了,我便教你。”

  这还是上虞第一次在这个事情上应了他,萧炎有点吃惊,转而欣喜不已,对着上虞笑得像个孩子。

  次日萧炎虽不情不愿,也老老实实回天人居了,看着他的背影,上虞唤了萧寒月:“去好好盯着他,别叫他再惹事,若是他再胡闹,你便打他一顿,叫他长长记性…”

相关推荐

偷香np兄妹全部章节

挺进地牢npc商店

wanpy狗零食好吗

女主很渣很苏的快穿文np

超hnp重口长篇校园下载

高肉辣宠蜜液np虐

腐书网np小男孩

np文一女3男书包网

超hnp重口长篇校园

一女多夫np种田肉肉

网站申明

本站图片仅为设计美化,与文章无关。如认为影响您的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。